大乘景觀論—邀請遨遊 LIFESCAPE
創作自述1997/08/01
台灣、宜蘭:新開拓天地
  母親的身影,每隔數年就會回到我跟前一次,總是亮麗得令人為之入迷。而這母親的身影,就是我對美的原始體驗。
  到那兒去呢?
  很遠的地方,要搭好幾天船才能到的地方。

  我在一九二六年出生於台灣東北部的宜蘭。當時的台灣,由於中日甲午戰爭清朝戰敗的結果,根據一八九五年訂定的馬關條約,割讓給日本,自此處於日本殖民地統治之下。島民除了馬來玻里尼西亞系的原住民外,大多數都是明、清時代,從中國福建省和廣東省移民至此的漢民族子孫,遷居宜蘭開墾的人們,經過數百年傳說性的艱苦奮鬥,所開拓的豐饒之地──蘭陽平原,孕育出人與大地渾然融為一體的,獨一不羈的新開拓者精神。

  我的祖先楊聘,於一七二九年,清朝雍正年間,從福建遠渡此地,與開拓之父吳沙共同為這新世界注入了新開拓者的熱情。
  繼承了這新開拓者精神的雙親,在亞洲處於大動亂時代中,為尋求另一個新天地,而將年幼的我寄養到外公家中,計畫遠渡中國東北地方,在長春創辦新事業。

月影中的母親身影
  即使說是遙遠的地方,但是對於只知道南北邊和西邊環山、東臨太平洋的宜蘭的我而言,每當細心玩味母親所言時,悲傷就佔滿了整個心靈。當母親看到我一瞬間歪著頭陷於沈思時的表情,就緩緩地把皙白的雙臂伸向天空。那是夏天夜晚之事。
 
  看到月亮了嗎?
  我也順著母親手指方向,抬頭看那圓圓的月亮。
  媽媽要去的地方,也可以看到同一個月亮喲。寶寶和媽媽,可以看到同一個月亮呢!媽媽無論何時,都會從那月亮處,看著寶寶你喲!

  這個童話,即使在我那小小心靈,也感受到不可思議的振奮。從那天起,每當夜深人靜時,就獨自走到院子裡,目不轉精地凝視著月亮的表情。月亮會變成鏡子把我的身影帶到遙遠母親跟前的心願,以及可在月亮中窺見身在遙遠之地的母親形影的期待感,讓我感到無比幸福。我在月亮中看到了母親攬鏡梳髮的形影。身著東北地方高雅、優美的滿洲旗人婦女服「旗袍」的母親身影,感覺像是月娘派來的使者似的。後來,當我知道鳳凰這傳說中的大鳥時,首先在腦海中重疊的影像,不是別的,就是浮現月亮中的母親背影。

母親的大愛
  母愛中比什麼都還尊貴的就是它的「大」。我想母親當時是很擔心孩子會因思念母親,而徒然地沈溺於拘泥、苦惱的「小愛」之中。
  因此,透過「月亮」這大宇宙,將我引導到「大愛」去,藉此以讓我能免於受到對母親執著思念的煎熬,以及因沈湎於狹隘心態而苦,並培養我從拘泥中解放、甚至能把煩惱化為自在的氣質。

  人,不僅只是靠著自己的努力,同時還在不知不覺中由某些人引領,才能不迷失方向往前走。而牽引我的,不是別的,就是母親的這種「大愛」。對我而言,心中永遠的形象──月中的母親身影,就是牽引我走也可說是「大愛」的「宇宙的真理、天命、調和」的那雙手。

中國經驗:雲岡石窟
  我在台灣完成初等教育之後,就遠赴居住在北京,當時在北京和天津經營最大電影院的父母親身邊。
  當時只知道近在咫尺的山與海的我,眼前橫亙的是,雖然遭日本軍閥統治卻仍然不失天國般優雅之態的「帝國之都」北京。我自己親眼看到,天與地在遙遠的彼方與地平線連結一直線,我在這宏偉的宇宙景觀之前為之感到目眩。

  當時的我,正在北京的舊制中學求學,並在摸索將來邁向藝術之道。而決定我今後命運的是,在位於山西省大同郊外,沿著武周川砂岩斷崖的雲岡石窟的邂逅。

  過去與大自然景觀融為一體,五體投地震懾於擁有巨大量感的石佛群像的經驗,即使在經過半世紀後的今天,仍鮮明強烈地浮現腦海。在我的造形巡禮時,最後回歸的聖地,無非就是瞻仰北魏時代莊嚴的華嚴世界的石佛腳下。這已經是超越禮拜對象,不能稱為存在的存在,以及接受那無垠的智慧洗禮似的經驗。

美的意識的搖籃:東京美術學校
  那無法言喻的衝擊尚未完全整理好之下,在一九四三年(昭和十八年),戰爭情況越趨不穩定之中,我進入東京美術學校(現今的藝術大學)就讀。由於對大同石窟的「宏大」的執著,因此,不專攻美術、雕刻,而斗膽去敲建築學科之門,受教於當時以復興「茶室式雅緻建築」,初次展露頭角,氣勢充沛的吉田五十八(YOSHIDA ISOYA)教授(一八九四~一九七四)門下。

  吉田教授再三地教導我們的是,日本的傳統建築是精心地模仿唐代式樣而形成的,也顯示了這與人類普遍的美的意識有極為直接的關聯。本以為是純日本式的美的意識,其實竟然是更國際性的,此外,從小而雅緻的日本式美的意識中,領悟到唐代的大格局精神時的震驚、引領我再度回到大同石窟之前。

北魏的時代精神
  所謂的支撐大同大石佛的時代精神,到底是什麼呢?
  後漢滅亡、三國英雄時代一結束,過去漢民族所輕蔑、並視為夷狄的游牧民族,入侵華北地區,給中華文化注入了新的氣息。這個時代雖為後世儒教漢族沙文主義的歷史學家,指摘是黑暗時代,但南北朝時代,才是北方新興民族朝氣蓬勃,在精神文明方面也形成莫大活力,所集結而成的時代。

  被尊為漢朝官學的儒教,拘泥於形式上的禮教,並呈現僵化,隨著王朝的滅亡與衰退,加入了對老莊哲學與易經鮮活靈動的新解,而開啟了探求存在論以及宇宙哲理的時代。

大乘佛教:般若思想
  漢民族的這些知性生活,發源於大興安嶺,而在由統一華北整個地區的鮮卑體系王朝所建立的北魏(一八六~五三四年)時代,完成了一大革新。從印度經絲路而傳入中土的佛教,到了北魏時代被奉國教,成了百姓精神生活的支柱,而位於大同石窟的佛教寺院以及那些石佛群像,就是留傳後世的最好證據。

  當時所引進的佛教,是屬於西元紀元前後由印度佛教所興起全民性的大乘佛教。其中心思想「般若思想」,是打破所有鬱積於心中的罣礙,相對地定義萬物間的關係,包容萬物眾生的大器。

有容乃大
  大乘佛教的運動,是由於釋迦牟尼佛涅槃之後,印度遭北方異族的入侵與統治的歷史矛盾而產生的;而很湊巧的是,其在時間上,與漢唐中國社會中的民族觀、價值觀、文化衝突矛盾相重疊。

  在此中國「有容乃大」的想法,因佛教的「般若思想」而更趨圓熟。換言之,中國至此才首次產生了不僅是漢民族,還能包容各種民族的共有文化柔軟性。「寬大地」超越民族、包容的花蕾所綻放出大唐帝國的國際文化主義的成果,也可說是這個時代所孕育出的。

 空:對寬大的自由
  其實這才真正是雲岡石窟造形的醍醐味。般若思想的「空觀」,所論證的是:不受實體束縛、自由自在不受侷限的心靈,是能與以宇宙天意的相對性而成立。豈止是不侷限於空間,甚至於不受限於時間。在宜蘭追逐月亮中母親背影的幼時的我,佇立於石佛群像之前的中學時代的我,以及經過前個世紀又想回到石佛跟前的我,相同地也是相對性的定義。

  形成雲岡石窟的簡潔曲線,以及雄偉豁達、象徵化的表現,賦予了我無法言喻的勇氣。質樸的北方體系的新興民族的無數石工們,以雕刻石佛而把自己刻入歷史,他們的每一口鑿子,都給生命力逐漸枯竭的古代帝國,注入了新的活力。

對「自我」的詢問
  承襲母親的教誨,以及在大同石窟的原始體驗,我一頭栽進了現代雕刻「自我意識」的世界。然而,當以兩隻手和雕刻材料對峙時,經常不由得忽然感到自己身處於宇宙空間的懷抱之中。我認為這幾近於膚觸的體驗,與「自我」層次不同,而是由於與景觀間的對應所形成的。並且,這是奉行十九世紀以來歐洲「理性批判」以及「人文主義」等原理的人們,所無法理解的。

  我雖然處於雕刻這場域,但事實上卻無法完全融入於作品中,而是無意識地以自己的膚觸,來掌握涵蓋作品的景觀(LIFESCAPE)。

  我的觀點並非將自我置於坐標軸中心。我並不把作品視為獨立的實體,我的觀點是作品雖然存在但仍是「空」,當作品透過所置放的景觀及作者,對超越時間的鑑賞者而言,成為玩賞藝術的對象時,創作的價值意義才成立。

北魏精神:大器
  而這才是北魏的時代精神,也是我應該返回石佛足下那個場域所教導的般若智慧,並顯示其寬大、包容者的應有狀態。
  作品並非是表現作者的「自我」,而應該是為提昇宇宙本來的應有狀態之「器」才行。器,是為了裝放物品而有,當其為讓人予感有要裝入之物的相對引導者時,方有意義。當鑑賞者「要裝入之物」的密切關係成立時,我所期許的「更大的景觀」、「大乘景觀」也才成立。

宇宙塵與宇宙仁
  那麼,作家要如何參與這景觀才好呢?另外,在某個時代參與,又有何意義呢?
  在此,以天空為例。若根據天體物理學,據說宇宙空間中,星球間物質的「宇宙塵」邊由物質間引力支撐而持續永久性逍遙。據說這宇宙塵在擴散、集聚、爆發的過程當中,會從極微小擴大為巨大的能源體。

  按照大乘景觀中天意安排的真圓之宇宙塵,因其柔軟性而促使形成巨大的直線線力時,它雖然與宇宙恒常運動的「宇宙仁」之間存有矛盾性否定,但其互相肯定的關係仍然成立。

  我彷佛在一個個宇宙塵中,看到了人類的自我似的。它不僅是反映同一時代的明鏡,同時也讓「宇宙仁」這永恆的典範成立。
  朝氣蓬勃的氣象、含糊的態度、對衰退的恐懼,讓人預感到希望與過去、現在、未來的隔閡。當肯定與否定渾然成為一體時,自我這幻影才會消失。

時代參與:走向在家之中
  時代,在我們的眼前,巨大的隔閡逐漸瓦解,化成無數的微塵芥蒂,在擴散、集聚間,釋放出無法控制的能源。我認為在這之上再疊上北魏的時代精神,就是我身為景觀作家,自律性的時代參與。

  我期盼著,能超越獨善與我執的「小愛」,攜更寬更廣之器,和同時代的人們共同分享「景觀」這面明鏡。


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一日母親節
寫於台北
文章出處
原載 《呦呦楊英風展──大乘景觀雕塑》頁57-63,1997.8,日本箱根:雕刻之森美術館

另載 《大乘景觀論》頁3-6,1997,台北:楊英風藝術教育基金會
            《覺風季刊》第21期,頁38-41,1997.12.25,新竹:覺風佛教藝術文化基金會
            《太初回顧展(-1961)—楊英風(1926-1997)》頁238-242,2000.10.25,新竹:國立交通大學、楊英風藝術教育基金會

 
關鍵詞
大乘景觀、自傳、心路歷程
備註
收錄於《楊英風全集》第13卷:文集I
頁數: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