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觀雕塑與建築環境的和諧關係
創作自述1993/12/22

  大家都知道我一直以一個造型雕塑家的專業去關心建築與環境而提倡景觀雕塑,我強調作品必需與生活的環境結合,才能具現其真正的美。最近,常有朋友問我雕塑和景觀雕塑的差別,藉著在新光三越高雄三多店的開幕首展機緣,和南台灣的建築朋友再談談「景觀雕塑與建築環境的和諧關係」。

  首先說明雕塑和景觀雕塑的意義。「雕塑」是透過技巧與素材調和增減,傳達意念與智慧的藝術創作。「景觀雕塑」是運用智慧增減調和我們的環境與生活,藉外在的形象表現內在豐富的精神境界,來提昇現代人的生活。而且,我所用的「景觀」二字並不同於英文的“Landscape”所涉指的,只限於一部份可見的風景或土地的外觀,它所意涵的是廣義的環境,包含了人類感官與思想可及的一切空間,無論是宇宙天成的自然環境或是人類自創的活動空間皆涵蓋於此。

  自然環境、人造景觀和生活方式相互影響依存,經過長時間的孕積演變,發展出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景觀。東西方由於自然環境不同,文化型態亦有差別。我從求學時代到從事藝術創作以至專於景觀雕塑設計工作的數十年間,因為常居世界各處,讓我有機會於不同區域的實際生活中,去觀察研究、細細體會東西生活文化的差異及藝術的內涵特色。東方文化所蘊含的自然生活觀,與充滿競爭、征伐的西方文明有很大的不同。中國人把自然環境看成一個有機的生命體,要求人順應自然規律積極的有所作為,主張人是小宇宙必須與自然的大宇宙平衡發展,因而產生「天人合一」的生命哲理。

  西方文明因自然環境資源貧乏,維持生存較辛苦,文明的發展也因此傾向實用主義、追求功利與小我的完成。尤其文藝復興後,歐洲的工業革命、重商主義與殖民活動,強勁的帶動了西方在經濟、科技、軍事和文化方面的強大優勢,亞洲地區先後也都曾淪為歐洲列強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區,文化上也因而變遷沿革。中國自鴉片戰後,大眾普遍喪失民族自信心,各方面學西方,法律、經濟、建築、生活等全盤西化的結果,大環境的建設和都市容貌也變得非常殖民地化。到處可見沒有文化根源的模仿與西化產物。大部份人在全盤西化的潮流中,忽略了母體文化與本土文化的承續發展。

   近年,我常應邀舉辦個展,並履次受邀參加世界各地大型的國際展,藉著系列作品發表與參展國際展的機會,將自己感之既深、受之豐實的中國生活美學透過藝術工作的成果與國際友人分享。我用造型藝術來表現中國文化的深觀與思辨,將中國文化的哲理、對生命的原始關懷和宇宙觀,以雕塑語言表達,讓人們經由眼看、用心體會更易瞭解。各地的觀眾反應熱烈,他們都很欣賞並對中國文化深表讚嘆。尤其今年十月間我參展法國巴黎第二十屆FIAC展,當地民眾對中國文化深入瞭解並興趣高昂的表現,令我印象深刻。他們會用中國文化的內涵解釋我的作品,並於展覽後邀請我到他們家繼續探討。當地的評論界也發表西方藝術應向東方學習的看法。期間,我驚訝的發現:所有介紹中國文化的外文書籍,以法文版的內容最豐富、探討最深入,法國真不愧居世界藝術潮流的領導地位。

   由於資訊和交通的往來傳播快速,地球已是一個國際村,東西方的生活和文明產生密切相互影響的循環關係。西方經由貿易和殖民活動所得的中國文物深入體會中國美好的生活內涵,中國豐富的造型藝術跨越時空至近代更深深影響了西方人的生活。很多西方科技無法釐析的疑問都向東方與中國的哲理尋求解答。西方人正主動追求東方理念的再闡釋。我個人幾十年研究的經驗,認為中國文化在生活藝術各方面,發展的最好的是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文化:樸實、大方、自然、健康。

  以建築為例,中國傳統建築空間的活潑變化,庭園幽勝迴繞的意趣,藝術與生活結合的空靈高放境界,將有限空間由經由亭、台、榭、廊等的安排變化為無限,都是可大可久的典範,值得我們回味再三。中國先民認為建築不只是生活的場所,更是風景構圖的一部份,融合自然景觀與人造景觀將生活環境昇華為藝術構圖,這也是我所謂「景觀雕塑」的涵意。如:「亭」即停之意,是人休息停集的地方,也是四方風景集結之處。又如「廊」是聯繫建築、風景、劃分空間、遮風避雨之用,可以遠眺也可增加風景深度,充份利用地形隨地勢高低起伏悠長曲折。更有「框景」,把真實的自然風景,用美似畫框的門、窗洞、框架或由喬木樹冠抱合而成的空隙把遠景框起來,使人產生錯覺,把現實風景誤認為是畫在紙上的圖畫,因而把自然美昇華為藝術美。其它還有「借景」、「漏景」等,都是引自然之大美融於生活,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今日我們的生活形態雖然已經轉向工商經濟,我們仍應由傳統先民的文化智慧中學習,從思想、觀念中落實建設本土環境的地區特色。建築是景觀的重要環節,代表規劃設計者與使用者的生活智慧、文化特性與民族思想。簡樸自然和諧的建築景觀,不但可提昇整個大環境的品質,更可塑造都市的文化特色。高雄地區自然環境開闊、氣候明朗,臨大海、有大平原、大港,和豐富的物資,都市容貌難免同於近代全盤西化的混亂,要整理環境就要本著景觀雕塑的精神,盡量以簡單樸實為原則,減少多餘和複雜的物件。西方的環境存在太多人造景觀,易產生呆板、僵化的環境景觀。今後,我們應多引用自然素材融入生活空間,如:樹石盆栽、塊壘庭石、潺潺流水等,運用簡單、樸實、自然、健康的原則來增減損益我們的生活環境,這也是進入中國建築美學的第一步。進而由傳統造型意念中,提煉出精華的部份,圓融自然與人文,開闢出完全屬於現代中國都市的新典範。
文章出處
1993年12月22日高雄新光三越百貨12樓文化廳座談會講稿
關鍵詞
景觀雕塑、建築環境
備註
收錄於《楊英風全集》第13卷:文集I
頁數: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