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畫安平古壁史蹟公園有感
作品與規畫1980/03/16

  安平古壁為臺南市古蹟之一,周遭圍以鐵欄,作為兒童玩樂的小公園,多年來任由附近成人攜帶孩子們出入遊憩的去處,由於無何設施及缺乏管理,顯得甚為髒亂,市府久欲加以整頓,苦於經費的拮絀,未獲結果,六十八年五月間獅子會臺南西區分會黃先生向我談起整理安平古壁公園的獻贈計畫,希望我能協助完成此一善舉,恰好我自己一向對固有文化古蹟的保存和發揚,抱著莫大的興趣,也可以說是個人多年來唯一的志趣,因為早在中學與大學時期求學於古都北平,耳濡目染接受了文化古都種種薰陶,覺得古老中國蘊藏著數說不盡的文物瑰寶,有待我們從事藝術的子孫去發掘闡揚,這一觀念和興趣歷四十餘年而不衰,且愈來愈濃厚、愈肯定。所以對安平古壁公園的整理一口就答應下來,認為這正符合我興味的事,何樂不為呢!隨即經過數度勘查探訪,提出初步構想,協助黃會長之獻贈計劃,並得一群青年雕塑家們(鄭春雄、陳漢清、黃興中、楊奉琛、陳連山、鄭多鏗、林永祥與盧瑞美)一起南下工作得蠻起勁的。回想在規畫及指導塑製的過程中,個人引發的感觸相當多,謹簡要歸納如下數點:

  一、古蹟的整理要以歷史故事來烘托出往昔的情調。

  安平古壁屬安平古堡的一部份,這一堵已剝蝕了的紅磚牆,生滿了許多盤根錯節的古籐植物,紅綠相襯,古趣盎然,以此為主題配以當時的生活情境,如三百年前士農工商社會之生態,他們的衣著打扮、旅行工具、農耕情形等,選樣地表現出來,輔以文字說明;並選擇適當位置,用幾面浮雕勾畫出一位「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是創格完人」的民族英雄鄭成功,光復臺灣的戰史,讓入園遊賞者駐足於各項雕塑之前,自然有緬懷先烈與發思古之幽情的作用,果能如是,則古壁古堡整理發揚之目的已達。

  二、臺南這一文化古都的風格在那裏?

  臺南原為一海港都市,安平初為荷蘭人竊佔,俗稱紅毛港,鄭成功光復後臺南成為反清復明的戰時首都,操練水陸雄師,都以臺南安平為大本營,安平港在三百年前正是滿泊艨艟巨艦的軍港。當時漳、泉、閩、粵的明末遺民浮海來奔,大多以臺南為集散地,他們奉明正朔,協力抗清,繁榮了此一港都,同時也由此逐漸走向臺灣的南北西東,從事於四外開發,隨著鄭氏來臺的諸將士,大都紛落籍於臺南附近,所以臺南的古蹟就特別多。嗣後清季臺灣道衙,設置於此,並奉旨建立孔子廟堂,號稱全臺首學,科舉時代趕考的士子們必須到此一試,始有西渡爭魁天下的希望。所以臺南是一脈相承大陸的民俗民風,如勤儉、樸實、寬容、忍讓、重信、尚義等善良風俗,更由於深入不毛,開拓海疆,落籍的閩粵移民們對宗族團結與鄉土觀念也極其濃厚而保守。因此,可以說臺南的風格,除了古蹟文物特多之外,純樸保守應是臺南的特色。

  三、此次整理安平古壁公園,獲得蘇市長及市政府協助頗多,蘇市長有心把臺南市現代化起來,這是令人很興奮的事,不過臺南市區這麼多的古蹟,每一祠廟幾乎都有它可歌可泣故事淵源,總不能為了一新市容或拓寬六線道,硬把這些史蹟文化全部剷除吧!所以,與其把這麼多的古蹟原封不動地移建他處,就不如在臺南市區外另謀開發一個嶄新的計畫都市,讓新舊兩個臺南市並存,既可保留著原有古樸而保守地文化城風格,以符合文化建設保存文物的宗旨,同時也不妨礙新臺南市現代化的發展。十幾年前我求學義大利時,就常看到羅馬市區許多有趣的怪現象,就是對發掘及保存古物古蹟一事成為全民共同的責任,無論是政府或民間每於興工營建時,一發現地層下有廢牆斷柱,即馬上停工,並報請政府古物保存單位前來循蹟挖掘;因為羅馬市區下面就是二千多年前古羅馬的舊址,由於古羅馬久被塵封土淹,湮沒不彰了,凡觸及地下層古蹟的新建工程,都必須無條件變更設計,甚或根本須要遷地另建,才達到保存古物的目的。所以當我們遊覽羅馬市區,常看到一幢極現代化的大廈,忽然缺了一個角或是中分為二,或者是建築物的地樓及地下室成為古蹟參觀的出入口,街巷盡頭有時突然低下去,或者出現一個顯示古蹟的廣場等等不一而足。由於羅馬市民們對諸多古蹟是如此的偏愛和尊重,市區的建物與街道普遍呈現著一種以維護古蹟為重心的扭曲形態,他們認為祖先遺留的斷垣廢柱才是最重要的,因為一經破壞,就再也找它不回來了,所以舉國上下審慎地處理古蹟,造成現在那份古今並觀的怪異感,這份怪異感也就是羅馬市特有的風格,可說舉世無雙。後來羅馬市政府決心在羅馬郊區數十公里處另闢新市區,成為今天完全現代化計畫都市──新羅馬市,我覺得我們的臺南市,大可仿此而行,則維護古蹟文化和發展現代化就不會彼此礙手縛腳地煞費躊躇了。

  四、像安平古壁這種類型的古蹟公園,本省各地區相當地多,臺南恐怕算是最多的了,如果能配合每一古蹟及該地區現況特色,將原已存在的大小公園略加整理,設置一些足以表達文化造型的藝雕作品,點綴在公園內適當位置,把原來貧乏單調甚至髒亂的園地,變成有秩序有深度,賦予生命活力的可觀性,使入園者除了遊憩之外,還可在有意無意間獲知一點先民們當年開墾及生存的情狀,撫今追昔,曉得過去那些風俗文物當時的意義,這不正是宏揚祖先們的崇儉惡奢,順應自然以及尊天敬祖的固有道德文化嗎?站在美化鄉土,保存古蹟和響應政府文化建設的立場,地方人士實該結合當地工商界的支援,輕而易舉地就可做到本籍地文化建設的目標,就不會讓獅子會的善舉專美於前了。

  五、這種史蹟文化式的雕塑公園,比之於圖書館影響力要來得廣泛而容易,因為它不需要太深入的閱讀能力和太多的時間去鑽研,它是寓教於遊,耳濡目染於無意中吸收;若比之於展覽會或史博館,前者有一定時間性,如公園中藝雕的恒常性供人憑吊,後者櫥窗中陳列,冷冷地擺著,無身歷其境的親切感,不若園中遊客與藝雕比肩於綠樹紅花之間,並立觀賞於光天化日之下來得生動真實,而且費用較省,建樹及效果也比較顯著。
文章出處
原載 《安平古壁史蹟公園特輯》1980.3.16,台南

另載 《楊英風景觀雕塑工作文摘資料剪輯1952-1986》頁118,1986.9.24,台北:葉氏勤益文化基金會
           《牛角掛書》頁118,1992.1.8,台北:楊英風美術館
關鍵詞
台南安平古壁史蹟公園、雕塑、景觀規劃案
備註
收錄於《楊英風全集》第14卷:文集II
頁數: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