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英風談雕塑藝術
藝術新聞1969/12/01

  楊英風是中國現代雕塑的開拓者。他從事雕塑的創作,有堅實的寫實基礎,後來經過半具象,演變為抽象的風格,追求內在心靈的表現,以及中國風格的強調,更有卓越的成就。他曾經到過義大利,旅居三年。這段經歷,對他的雕刻創作觀念,影響很大。回到台灣後,他在花蓮發現了他的藝術世界,他認為那裏的大理石,極適合於用來作為雕塑的材料。他先後完成了許多建築上的裝飾雕刻,最近他正著手為大阪萬國博覽會的中國館,製作一件高十公尺的抽象雕刻。

  這裏,我們特地請他談談雕塑創作的基本認識。
  楊英風首先指出:現在有些人談到雕塑,就想到塑像,再也想不到塑像以外的東西。其實「塑像」只是一個過程,而非目標。他說:近十年雕塑藝術思想變化很大,作品也有很大的改變。但是不管如何改變,在教育上,我們對立體美術教育是不可忽視的。目前,我們的美術教育方法,可說是歐洲早期的一種美術教育方法――注重寫實的基礎。這種重視現實的美學,亦即歐洲美術教育基本方法。從這裏,楊英風談到中西雕塑思想的不同。他說:

  「在歐洲的美學中,『材料』與『成品』往往是兩回事,沒有充份發揮出材料的特色。相反地,中國人對材料卻發現它的美,往往借它來發揮情感。這是因為歐洲的美學中,特別強調人的能力,注重人為的處理和表現。而東方的美學中,在這方面是著重於以靈性來接觸宇宙的奧秘,對美好的自然材料,運用精神去接觸,因而形成一種獨特的人生觀。」

  「中國美學觀點,為人生而藝術,是一種生活美學,人在宇宙間,瞭解自然的存在。這與西方的純粹美學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一談到美術,西方離不開女人的曲線,他們的雕塑繪畫,都離不開人體;中國的美術作品則以讚美自然美好的居多,山水、花卉、一把草、一塊石頭,都存在著美,人體僅是極少的一部份。中國人能夠發現人在宇宙間的位置,瞭解大宇宙與小宇宙的關係。因為中國人懂得整體性的美的生活,所以人生觀顯得大方,它表現在藝術上,就是對細節不予注意,能抓住大體,對事物能夠運用整體性的思考。西方的美術,認為美的觀念是在人體上,對宇宙不去研究,所以他們注重現實的表現,重視真實的追求。」

  楊英風指出:在這種基本觀點不同的情形下,東西方美術的發展,自然呈現了兩種不同的面目。西方的美術,無論是採取什麼材料,或應用在某種環境中,他們都充份表現人為的力量,換言之,亦即抹殺自然,全部改變成人為的。中國的美術,則正好相反的,能夠充份利用自然的形態,來從事創造的活動。

  舉例來說:西方的建築和庭園的設計,都是用幾何圖形來安排,如果庭園中有一個池塘,他們也要把它的形狀,做成方形的,他們的花園,都是地毯式的,所有的生活方式,也都在強調人為的。中國的建築和庭園設計,則是儘量的利用自然,如庭園中的池塘,一定仍留其原來的形式,而加以裝飾,很少予以根本改變。房屋的建築,也是利用自然美景,房屋設有很多窗戶、走廊,就是為了欣賞自然,並且從多角度的去欣賞自然之美。

  楊英風說:我們看到西方的藝術作品,往往在表現上,是非常直接的、露骨的,看到什麼,即把它表現出來。例如西方古典雕塑作品中,常把人在臨終時的形態塑造出來,他們常常塑造一些死去的人體,在歐洲的許多墓園中,可以看到死者臨終時的造像,甚至在宮殿裏,還陳列出古代皇帝與皇后遺體塑像。這種情形,在中國人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因為中國的美術作品中,從不將這些景象表現出來。我們也可在西方現代藝術作品中,看到直接把抽水馬筒搬到美術展覽會上。楊英風指出,這是因為他們的生活美學太現實,沒有超脫的思想。中國的藝術家具有超脫的思想,根本不會去做這種庸俗的表現。

   不過,西方的藝術,雖然由此基礎上一直發展下來,但他們在近代自由思想抬頭之後,美學觀念也隨之改變。於是在寫實技巧發展到盡頭的時候,他們逐漸走向一種不受形象束縛的藝術表現,慢慢知道靈性的可貴。楊英風說,形成這種演變,因素自然很多,如受中國美學、非洲藝術的間接影響,也與工業社會的壓力有關。例如:當工業文明出現之後,發現了很多新的建築材料,對這些材料的應用,變成了工程師們的特權,工程師們用這些材料來設計建築,使藝術家走頭無路;於是強調純粹美術的創作,因為社會不需他們。工業社會把藝術家摒棄了一段時期之後,大家又發覺必需請藝術家來幫忙,為人類設計美好的環境氣氛,以調和機械文明的枯燥、單調感。因此,在一九三○年代,倫敦舉行的一次都市計劃會議中,特別討論了這個問題,更由於德國包浩斯運動的興起,藝術家終於又走出來為社會解決問題,促使純粹美學逐漸走向實用美學。

   有了以上的基本認識之後,我們再談西方雕塑的演變,就比較能有具體的印象了。楊英風指出:現代西方雕塑與過去最顯著的不同,是將雕塑作品的「枱」拿掉。我們看西方過去的雕塑作品,在一個塑像的底下,一定塑造出一個座枱,使這座塑像,可以隨意置於任何地方。這個「枱」,就像畫框一樣,使藝術作品隔絕了現實的環境。但是自從純粹美學走向實用美學――生活美學之後,雕塑很快的發展到將枱摒棄,由於這個枱的拿掉,雕塑觀念為之大變,它變成了一種空間的藝術,注重與周圍環境的調和統一,以及生活化的氣氛之塑造,雕塑家的創作不像過去只限於「枱」上,充份發揮了自由思想。一件適合於野外陳列的雕塑,並不一定能在室內陳列,因為兩者的環境不同,氣氛不同。所以現代雕刻,不是單獨存在,而是整體性的一部份,要求整體的調和,與周圍空間的調和。它的存在與否,變成了必然性。它變成整個空間的問題,凡是屬於立體的,都變成了雕塑美學,這也就是目前所謂的「環境藝術」形成之基本因素。

  楊英風指出,在這種趨勢之下,過去涇渭分明的平面與立體藝術,現在已發展互相混合,平面的繪畫,變成立體的浮雕,我們看西方的現代繪畫,很多是半透明的浮雕,也許你會覺得很奇妙,其實這種發展卻是很自然的。
文章出處
原載 《自由青年》第42卷第6期,頁95-99,1969.12.1,台北:自由青年社
關鍵詞
現代雕塑、中國美學
備註
收錄於《楊英風全集》第16卷:研究集I
頁數: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