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版畫展」評介
展覽評論1959/10/28

  本月二十八日至十一月三日,國立藝術館與現代版畫會合辦了一個「現代版畫展」,將在台北市南海路該館新改建的畫廊內展出,今年為第一屆。此展曾醞釀了很久(去年在台北展出的「現代中美版畫展」,便是此展的前身。),作者是秦松、楊英風、施驊、陳庭詩、李錫奇及江漢東六人。他們都是年輕有為的版畫藝術工作者,具有求新的意志和創造的活力。現簡單評介如下,以供觀者參考:

  秦松:安徽人,廿七歲,台北師範藝術科畢業,為「現代版畫會」創辦人之一,作品曾參加巴西聖保羅二年季國際現代藝展及中、日現代美術交換展等;前年並在台北舉行個展一次。他是個充滿創作熱情的小夥子,其創作的基礎,原是從野獸主義出發的,後來研究立體主義之構成原理及象徵性,逐漸發展至一種抽象的詩的表現。有許多地方,乃運用「書法的」線來構成激動的畫面,更見出一股衝力來。

  〔太陽節〕係此次得巴西聖保羅國際美展榮譽獎作品。[開始]一作色調甚暗,然感情最為豐富,且用刀就像用筆一樣,活而不亂,畫中甚多律動感,有若萬馬奔騰之勢。〔黑森林〕那幅,對照很強,線條剛勁有力,極富會場效果。〔太陽的憂鬱〕則是一幅具有象徵性的作品,頗多韻味,色彩亦含有詩意。〔海底夢〕雖用刀乾脆利落,卻有一點平板的感覺,因此也減少了神秘性。〔意象〕倒是一幅很富於詩的感情的作品,無論色與線,均發人瑩思。筆者覺得,秦松是很適合創造一種衝動憤激的作品的。

  江漢東:福建人,三十歲,他的版畫作品〔神話〕一作,造形優美,且富韻味。〔吹錫角女〕的表現亦佳,惟「造形」與「意象」有些格格不相入。〔幽境〕那幅,線似乎多了一些,如能提鍊一下或許要好些。〔遊戲〕一作,線條活潑,直線形平面化的構圖,充滿兒童的純真趣味,他的作品,曾參加第五屆巴西聖保羅二年季國際藝展及中日現代美術交換展等。

  楊英風:台灣人,三十三歲,曾在日本東京美術學校(現為國立東京藝術大學),北平輔仁大學美術系及台北師大藝術系肄業,並為全國美展審查委員及教育部美育委員。作品曾參加菲律賓國際藝展,泰國慶憲節國際藝展,第四、五屆巴西聖保羅二年季國際現代藝展、紐約國際網版畫展,巴黎二年季國際青年藝展及中、日現代美術交換展等。他的作風,是從具象延變至半抽象而發展至抽象的表現,如〔靜中動〕與〔動中靜〕兩作,引用著殷代古鼎的形象及線紋,惜未能在構成上緊密的安排,同時也未能發揮那古銅色的風化霉腐的意趣。但其製作過程,卻是相當繁重而複雜的,故能產生一種只有在版畫中才能表現的微妙的趣味。

  李錫奇只有二十一歲,他是福建金門人,民國四十三年來台,就讀於台北師範藝術科,在學時即受立體主義之影響來作畫,並研究我國古代建築的氣勢及結構等精美的表現。近作多用絹、或紙板等以油墨或參以油漆複印而成。他所製作的均為獨幅版畫。他是很能把版畫當做油畫來考慮的一位作家,作品曾參加第五屆巴西聖保羅二年季國際藝展,法國巴黎國際青年藝展及中、日現代美術交換展。

  施驊:浙江人,三十九歲,民國三十七年浙江勞美專科學校畢業,三十八年來台。作品亦曾入選巴西第五屆聖保羅二年季國際藝展,法國巴黎國際青年藝展及中、日現代美術交換展等。他現從事於工藝美術的設計工作,其創作是我國古文字、銅器以及非洲黑人雕刻裡吸取精華而發展表現的,故他的作品有雄偉剛勁之趣;用筆(用刀)豪邁粗獷,其作風並非純抽象的,但仍含有意象,惟畫面的構造稍嫌鬆懈。〔快樂鳥〕與〔春戀〕二作,皆充滿了詩意,刀法亦甚熟練。

  陳庭詩:福建人,四十三歲。民國二十四年卒業於上海美專。抗戰時期服務軍旅,其間曾製作許多木刻版畫以「耳氏」筆名發表於國內外各種刊物上;並參加全國木刻版畫展、全國美展、第五屆聖保羅二年季國際現代藝展及中、日現代美術交換展等。其創作是由木刻轉變為「印畫」的過程,似亦嚮往著抽象的表現。〔沸騰〕一作,線條輕巧柔和。〔在歡樂的日子裡〕和〔魚〕二幅的作風一致,工夫也很細膩。他的優點,是能任意發揮,無裝飾性;如能減少些設計性則更佳。是一個很有前途的作家。

  以上乃就個人所知闡述。不過在展覽會裡,我們可從以上各人的作品中看出,他們的確已在反對他們過去的作風而趨向於新的方向了;且清一色的運用套色及各種技巧來印製獨幅版畫;從實驗中發展自己的「個性」。這的確是值得稱道的,他們無疑地已將整個精神溶鑄於現代之中了。姑勿論其未來的發展將是如何?但就目前而論,在中國版畫界,實已展開了嶄新的一頁,我們將拭目以待。

  編者按:本文刊出後,據現代版畫協會消息,該展因故已臨時延期至十一月一日至十一月六日展出。
文章出處
原載 《聯合報》1959.10.28-31,台北:聯合報社
關鍵詞
現代版畫展、國立藝術館
備註
收錄於《楊英風全集》第16卷:研究集I
頁數: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