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藝術交流
展覽新聞1959/10/19

  中國與日本之文化關係淵源久遠,從考古學的推斷和歷史的記載可為確定。當鳥居龍藏博士一九一五年在九州肥後阿高發掘一個遺址下層的繩紋土器和上層彌生式土器時。他根據土器的形制和花紋,斷定繩紋土器與中國史前陶器有關,推斷日本人在石器時代已由中國大陸到達日本,此與日本民間傳說「日本人乃神攜鐵器降臨」頗為拍合。此一從美術考古出發的論斷,不僅證實兩國文化影響的深厚,而且說明中日兩大民族,實為一體。

中日關係早在漢前
  從而佐證鳥居博士此說的中山平次郎在九州築前松泉發掘到彌生式土器旁的中國古鏡和王莽貨泉,他認為中日兩國關係,早在漢前便開始了。後來富岡博士研究在日本發掘的中國古鏡,從美術觀點上分其形制、花紋,從文獻上考證銘文,由新莽、後漢、三國推至六朝,排成有系統的序列,復於論文中指出漢後日本生活文化與中國有共不可分的關係。到了唐代,中日兩國交往頻繁,從現代的日本仍然將其時的生活文化展露於世人之前,可知當時文化影響的深遠。

  唐後,兩國關係史不絕書,形成兄弟之邦。文化交流,益見綿密。

中日藝術為現代西方藝術的內涵
  降至今日,中日兩國的文化,在在顯示其共通之點,最足令人一見即確定其關係綿密者莫如美術,如建築、雕塑、書法、繪畫、木刻、以及工藝美術,雖略有小異,實屬大同。晚近西方藝術多半擷採東方之長,中日兩國之藝術乃逐漸形成西方現代藝術之主要內涵。西方近五十年之藝術由後期印象衍進到半抽象、抽象,一面是時代的變亂所激動,一面實係東方藝術含蘊抽象之意味所啟發,(此處所指的東方藝術,係同氣連枝的中日藝術,而印度不與焉。)所以有人說二十世紀的後半期乃至二十一世紀的藝術,是以東方藝術為主流的時代。最近日本的籐田嗣治和中國的趙無極突然崛起於世界藝壇,光芒萬丈,這不是一件偶然的事。

     國立歷史博物館最近主辦中日美術交換展覽的中國作品部分的徵集和預展,就表面言,這是文化交流合作的新頁,就歷史言,這是從古至今文化

  交流合作的賡續。兩國各由其負責機構徵集現代美術家的佳作,先付預展,然後互相交換,彼此既可觀摩,又可相互影響,用意至善。

此次展出分為四部
  這次在國立歷史博物館畫廊展出的國人作品可分四部分:一為書法,二為國畫,三為西畫,四為版畫。書法中,于右老為一代書宗,此次展出其草書,一氣呵成,筆筆精到,略無藻飾,渾厚中露其瀟灑。彭醇士氏之行書,直逼晉唐,含蘊超逸,如深山高隱之士,不食人間烟火。溥心畬氏之行書,出入二王,兼以米味,風流灑脫,高蹈前賢。張默君氏之章草,運筆圓厚,熔兩漢六朝,蒼莽混成。董作賓氏所書甲骨文字,熟練圓勁,媲美殷商。丁念先氏之漢隸,樸茂蒼潤,署款行書,尤夭矯不群。王壯為氏之行書,落筆穩練,英華秀發。莊嚴氏喜作瘦金書,此次展品有趙吳興筆意,功力深厚,逸趣橫生。高鴻縉、高拜石氏之鐘鼎文,宗孝忱,曾紹杰、錢大鈞、丁翼四氏之篆書,結體嚴謹,端凝而潤秀。趙恆惕、謝冠生氏之隸書,排列整飭,望之如古君子。賈景德氏之正楷,馬壽華、丁治磐之行書直入初唐,朱雲、張隆延、李超哉氏之行楷,直入北魏。陳定山、魯蕩平、傅狷夫三氏之行草,意在唐宋之間,俱為一時上選。

山水
  國畫山水中黃君璧氏之雲山浩蕩圖,皴筆乾濕并用,近景蓊鬱,遠山蒼莽,雲水相間,氣勢超逸。溥心畬氏之青綠山水,意兼南北,實在董巨之間,山川潤秀,樹木挺勁,點染清蒼,風華淡雅。張穀年氏之墨筆山水,用水用墨用筆,極富變化,有元人意味。傅狷夫氏化宋溶元,自闢蹊徑,惟幅面較小。劉延濤氏用潑墨大寫意,皴染茂密,渾厚奇古。呂佛庭氏澹雅深遠,不落古人窠臼。任博悟氏墨筆山水,佈局脫俗,層次井然。王展如氏下筆老到,佈雲尤見工夫。張性荃之崇林幽牧,張德文之阿里山神木,運筆離披,不事文飾。盛元芳氏秀氣內涵,筆墨熟練。胡念祖氏阿里山雲海,老樹崇峰,白雲如潮,富寫實味。陳曉菁氏有王廉州筆意,孫雲生山水,酷似大千,張郁廉氏謹守黃門矩度,俱各可取。

花卉
  花卉禽獸中馬壽華、陳方、高逸鴻氏之墨竹,馬之穩練含蓄,陳之蒼老鋒辣,高之秀潤,各盡其美。胡克敏氏之荷花,突破前人樊籬,畫華畫葉,皆用揉筆,佈局亦見嚴密。陶壽伯氏之紅綠梅,溥心畬、陳子和氏之墨梅,老幹枝枒,暗香浮動,各具特色。陳丹誠氏之雄雞,徐人眾之鷹,大筆橫披,變形而取神。姚夢谷氏之群雛,用筆力求簡鍊。林賢靜之芙蓉翠鳥,設色明麗。喻仲林氏之八哥,擬新羅山人。邵幼軒氏之鷹雀,栩栩如生。陳雋甫吳詠香之雙雞佈置穩當,葉醉白氏之奔馬,筆墨淋漓,自立新意,群駒幾破紙而去。高一峰氏之馬,畫背面,破筆勾括,而奔馳之態畢現。鄭月波氏之魚躍,寥廖數筆,活躍紙上。劉獅之鯉魚,描繪工緻,望之如真。吳平之金魚悠游活潑,俱各不凡。

人物
  人物中季康氏之竹林仕女,簡潔明快,不假修飾,一種懷遠之愁思,達于縑素之外。張清溎之白描觀音,勾勒細緻修勁。孫家勤之雪中美人,佈局清雅。李靈伽氏現代仕女,富寫實精神,功力不淺。

西畫
  西畫中廖繼春氏院子,設色單純,地襯紅色,頗為大膽。林聖揚之野猪林,龐曾瀛之無題,陳道明的神祕吹笛者,尚文彬之鳥,有象徵意味。馬白水的碧潭,上色之後加以勾勒,更見明麗。張杰之晨曦,用水達飽和狀態,曉市迷茫,增加畫面美感。陳慧坤氏之合歡山,用色單純而富變化,山的層次顯明。楊三郎之瓶花,有後期印象派之風格。張義雄之佛手,有立體感。蕭明賢之構成,曾獲上屆巴西國際藝展榮譽獎。席德席之繪畫,劉國松、莊喆、溫學儒、黃歌川之無題,均為抽象畫,趣味不同,皆各有其自己面目。

版畫
  版畫中,方向的天馬行空,陳洪甄的鬱乎蒼蒼,陳庭詩的晨,陳其茂的無題,俱以寫實擅長,運刀熟練。楊啟東的神將,游朝暉的兩將軍,取材於台灣風土。江漢東的舞孃,用色熱烈,線條修圓。秦松的太陽節(曾在美國、巴西獲獎),李錫奇的寂寞的秦淮河,楊英風的晚霞,俱屬半抽象,且皆用間色,前二者線條粗獷有力,後者細密而加經營。施驊的極樂世界屬抽象的,頗能引人入勝。

  就中日美術交換展覽的中國的作品而言,大體上已經網羅了國內美術家們優秀作品了,希望這次展覽,更加促進中日兩國的文化交流,仍至邦交的親摯!
文章出處
原載《中國一周》第495期,頁15,1959.10.19,台北:中國一周雜誌社
關鍵詞
中日美術交換展、國立歷史博物館
備註
收錄於《楊英風全集》第16卷:研究集I
頁數: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