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自由中國美展
展覽新聞1952/02/01


  現代世界各國中,藝術教育最普遍發達者,似乎該推德國。我們一提到藝術教育,便會聯想到其運動的先驅者利希得華克(A. Lichtwark)在六十有餘年前的故事。有一天,利氏在柏林街頭漫步,忽然看見賣花人在街頭叫賣所提的籃子中放著的花,卻是把摘下來的野花,照其自然狀態放置在裡面的。

  看到這情形的利氏,即以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更大的驚喜的心情,向當時的教育界宣揚:「這是一件關係重大的事啊!百年之後,德國的學生們,必定在歷史教科書中讀到這樣一段的課文:一八九零年為新趣味開始之年,柏林市從此廢止花束而開始買賣自然狀態的野花」。

  這位關心於民眾美育的大家心目中,竟會引起這麼偉大的感動,也是當然的。因為向來在柏林的賣花人所攜提的花都是摧殘了自然物的形態美或忽視了自然美的趣味而把花朵編成死板的花束。自從十九世紀末葉,提倡美育以後,民眾的審美眼光漸漸開始啟明,而花束的消失,顯然是意味著藝術教育的進步。

  利氏的這個故事,引導了我想到本省的民眾趣味的問題。這十年來,在台灣的民間,雖沒有像花束變成野花那麼顯著的變遷,但我們卻不能否認一般人已經接近藝術來了。

  試看本屆自由中國美展,參加受審查的作品之踴躍,確是熱烈蓬勃,有七百多件。雖然因會場受限制而不能全部展出,但所有的作品都是從各地的作家們寄來的聚精會神的結晶品。藝術是當時代的生活環境的象徵,所以這種澎湃的藝術活動,是表示著自由中國的安定和進步。

  照利希德華克的教育學說說來,美育即是藝術愛好者的教育,他認為一個國家的藝術盛衰,必以民眾為基礎,所以提倡藝術不僅在乎養成專家,還要站在藝術和民眾之間,打通其間的隔膜,而提高大眾趣味和美的欣賞力為義務。

  立腳於此,一個作家深居在象牙之塔,沉醉於自我滿足的創作的意義,自然不如開個人展覽發表於大眾之前的來得大,同時,以自己個人的成就公開於大眾面前的個展,必然沒有把所有作家們的心血作品,一起貢獻給社會大眾所愛的團體性展覽的價值,來得偉大。

  素來提倡新興藝術運動的「新藝術社」,這次舉辦美展的功績,確是值得我們歡喜讚歎的,尤其在此次美展,不僅有了國畫、西畫、雕塑各方面的作品,還有書法、工藝美術、金石、木刻、攝影、建築等那些過去美展所罕見的部門之作品,也包羅萬象;充分表現著中西藝術合流的壯觀。

  現在我們來看看個別作家的作品。
  國畫方面:黃君璧的〔山光雲影〕,煙雲滃鬱,草木華滋,確具六法之精。何勇仁的〔雨雞痴戀〕,運筆清快,神韻表達得淋漓盡致。陳慧坤的〔能高山之巔〕,氣蒸林巒,有渾厚之感。林玉山〔花鳥〕,艷而不俗。何鐵華的〔漁事〕,筆力雄厚,賦色宜人。張有為的〔山水〕(二),雲嶽壯觀,躍然在紙上。吳敬恆的〔阿里山日出〕,格調新穎,氣韻生動。

  黃卓群的〔松菊江島〕,筆緻細膩而生動。還有,傅狷夫的〔宿霧橫江〕、高一峰的〔蒙古捕馬圖〕、譚淑的〔紅梅〕、金勤伯的〔烟巒疊嶂圖〕、黃異的〔水西苗〕等,都是此次美展的佳作。

  西畫方面:林克恭的〔人體〕,色調特具深厚含蓄,是難能可貴之作。郭柏川的〔龍蝦〕,線條自然而微妙。藍蔭鼎的〔城隍廟〕,畫幅雖小,然而情味深長。廖繼春的〔淡江風景〕,畫面的構成和色感的表現,均很成功。李石樵的〔肖像〕,風格高超。

  何鐵華的〔風景〕,以詩情描寫農村景物,為最特色之表現,和楊景天的〔冷泉〕,何谷川的〔靜物〕、莊世和的〔詩人的憂鬱〕,都是以新派技法,畫得引人入勝。

  還有,錢蘇娜的〔洋蘭〕、凌蘇鳳平的〔蘇花公路〕、楊英風的〔曉耕〕、吳廷標的〔總統府之夜〕、顏彤的〔狂飲〕、朱新雲的〔夜港〕等幾幅亦是屬於佳作。
                              
                              楊英風 1951 曉耕  布上油彩

  攝影方面:郎靜山的作品,早有定評,不必贅言,但筆者認為他的展品五幅中,〔處女〕、〔幻想〕兩作,特別成功。周揮彥的〔月下倚欄杆〕,意境盡盎。單建周的〔江南有丹橘〕,構圖新穎,有清秀之感。王冠青的〔似幻似真〕,以精功的技術,表現出情的意境,趙澄的〔秋囊〕,周定遠的〔覓食〕,嚴羲的〔雕籠鳥影〕,林則彬的〔太平洋曙光〕,陳德堅的〔悔〕等都是使觀眾欣賞不捨之佳作。

  此外還有畫法、工藝美術、木刻、雕塑、金石等部門,成功之作很多,恕不能一一舉列。
  總之,從本屆展覽的成就說來,目前美術界的毅力,已夠綽裕,且讓我們為自由中國的藝術進步祝福。

文章出處
報紙出處不詳,約1952.2
關鍵詞
自由中國美展
備註
收錄於《楊英風全集》第16卷:研究集I
頁數:43